小妖精跪趴灌满_趴开自己的花瓣受罚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幻世中文小说网

更惨的是在她疗养期间  ,那名义上的阿玛额娘带了一群不茍言笑的嬷嬷们来教她一大堆礼仪姿态规矩之类的 ,将她爱笑的脸逼成活像打了肉毒桿菌般僵化  ,更要命的是她们还要她穿上那什西捞子的盆底鞋  ,说这样走起路来才会姿态轻盈仪态万千  ,轻不轻盈她是不晓得 ,只是腿没摔断算是万幸  ,但两只腿都留下大大小的伤疤淤痕  ,不禁在内心哀嚎这得花几许钱买几许美白产品才气还她原本光滑白皙的美腿啊  ?

学了几天的礼仪  ,众嬷嬷们对她的学习成果无不摇头叹息  ,大概是从没遇过像她这幺不受教的笨门生  ,纷纷自动请辞走人 ,这才还她一个安全平静没有伤害的生活空间

其实她是想告诉他们她不是他们口中那位格格 ,但不妨因为在极冷的海水中浸久了  ,她满身发抖四肢不听使唤  ,连语言的力气都没有就又昏厥过去了

「谢皇上膏泽  ,吾皇万岁万万岁

飘着檀木香气的小圆桌上摆着一碟碟精美丰富的菜餚排成一个圈  ,在圈圈里头是一对大红的龙凤对烛  ,以及一个金色瓶身的镌刻小酒瓶加上两只同色系的小羽觞

于是她就以格格的身分开始在这个时代的生活  ,而从衣饰和建筑物看来 ,她应该是来到了清朝  ,偏偏她的地理历史一贯糟糕 ,贫脊得不幸的清朝史不晓得能不能助她在这种帝王制度的霸权下安稳度日  ?

只是她忘了倒楣的事情就像滚雪球同样会越滚越大  ,老天爷似乎看不惯她过得云云惬意 ,天外飞来一笔将她好不容易习气的格格生活再度全数打乱

小妖精跪趴灌满_趴开自己的花瓣受罚

而祂此次出手更很  ,一道圣旨迎头劈来  ,无处躲藏的她只能使出毕生功力硬生生接下

难怪醒来的时候觉得精力特别好  ,毕竟在台湾熬夜玩乐是家常便饭  ,哪能像现在同样抛开全部诱人的外因大睡特睡呢  ?

嗯  ,言反正传  ,既然她是因为落海来到这里  ,就代表这两者间有关联  ,那是否就意味着若她想回去现代就必须回去被发现的那个湖泊 ,再跳一次水  ,侥倖没淹死就有机会可以回去  ?那万一要是不幸灭顶她岂不是连格格也没得做 ,一缕芳魂亡故离恨兮  ?

两害相较取其轻  ,事关她的小命  ,套句古人常说的:「兹事体大 ,需从长讨论

小妖精跪趴灌满_趴开自己的花瓣受罚

想想她活了二十年没出过国没坐过飞机 ,岂料一离开台湾竟是来到三百多年前的清朝  ,瞧瞧这房间随便一件物品要是让她带回台湾还能不代价连城  ?到时肯定噱海噱翻了

聪明可人  ?这点她倒不客气地承认 ,至于贤良德淑 ,她自己听了都不由得发噱  ,这种美德和她八辈子沾不上边  ,天子不愧是天子  ,代价观果真异于常人

满是喜气洋洋的铺排以及那触目所及的大红  ,都再再提醒她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

这、这、这……这叫她怎样能够接受呢  !

想想她的追求者多到不计其数  ,她都宁缺勿滥打定主张逐步看逐步挑有望别挑到一个花心滥情又没义务感的男子  ,怎幺晓得男友人选还没出炉就这样莫名地穿越时空然后被迫嫁人 ?  !

照事理说她现在应该亲睦友们开开心心在国境之南的垦丁悠哉逛街玩水  ,怎幺会风牛马不相关地来到这个填塞古人古蹟的时代  ,而且一醒来床边跪了一大群古装装扮的人  ,有男有女全流着眼泪齐声冲着她喊格格  ,这真是让她够吓克的

总会有这幺一天  ,天真的全部都会走远;

我不知所措  ,怎能不教我心慌  ?

是啊  ,每个女孩子都会有这幺一天 ,她也曾经偷偷等候着她的婚礼会是怎幺样的模式  ,是简单高雅、豪华贵气、浪漫梦幻或者是遵照台湾习俗在路边大摆流水筵席  ,但是绝绝对对不是眼前这样的景象」接下圣旨的那刻  ,她敢用性命发誓在场的奴僕们全都很有默契地侧过身掩嘴偷笑  ,而阿玛额娘嘴角也不自主地哆嗦着  ,只是碍于体面硬撑住没有就地笑作声

奉天承运 ,天子召曰:

蒙古柯尔沁  ,博尔吉济特‧吉桑阿尔寨之女  ,美誉贤良德淑、聪明可人  ,

今已届适婚之龄 ,指婚于和硕睿亲王  ,婚期定于一个月后

不过前提是她得弄清楚是怎幺掉到这里来的 ,反向推理大概可以找到回去的方法」

回去的事还是再想想吧……眼前另有更大的难题等着她办理  ,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她该怎样脱身又不能让人怀疑  ?

她可不想就这样假戏真做失去宝贵的初夜 ,就算台湾性望开放一夜情的例子触目皆是  ,但生性保守的她实在没办法效彷

隐隐中她听见很多人吵杂谈话的声音 ,乃至感觉得到有人擅自替她更衣  ,灌入口中的汤药苦得她皱眉  ,身子却意外地渐渐暖和起来  ,驱走了寒意原就疲倦的她更累了 ,就这样沉沉睡去 ,一睡竟睡掉了两天的时间

记得她亲睦友们在角逐水上摩托车  ,那时她们都玩得很疯  ,还打赌说最慢到达海中央的人就要连请一星期的晚餐  ,身为贫穷打工族的她怎幺能让钱袋失血呢  ,左手紧握、右手猛催油门  ,尽力加速往目标地冲刺

小妖精跪趴灌满_趴开自己的花瓣受罚

小妖精跪趴灌满_趴开自己的花瓣受罚

目击冠军非她莫属  ,自满地转头大声笑她们 ,没料到四周的海浪突地生变  ,一个两层楼高的浪直朝她袭来  ,落海时她模糊还听见她们焦急的招呼声  ,急声招呼着她的名字  ,她开口想回应却被海水一口灌入  ,呛住猛咳  ,接着就是一片冰冷的黑暗

既来之  ,则安之

红红的烛火在案头  ,我的心也照得发烫;

红红的双喜印眼中  ,脸上却挂着泪两行

待她回过知觉  ,躺在一个风景优美虫鸣鸟叫的湖泊边  ,身边围着十来个家僕 ,个个都是泪流满面  ,似乎很高兴她还活着

话说回归  ,当这个格格也并非全然没有好处  ,除了锦衣玉食吃好穿好以外 ,生活起居更是有人奉养得舒舒服服  ,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人生活她过得倒是很习气  ,一时之间倒也将回去现代的事情放弃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