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隋御小说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幻世中文小说网

 

 

听她反反复复唱了几遍  ,我竟从中听出了那么一丝悲凉之意  ,一个女人  ,为了等一个良人 ,究竟经历了何等漫长的时间……

 

 

只不过  ,这个鬼新娘明明即是阿红 ,怎么突然变成了九娘了  ?

 

 

难道说  ,九娘才是阿红真正的名字  ?

 

 

大概说  ,这个女鬼根本就不是阿红  ,只是长得相似罢了  ?

 

 

那  ,董郎又是谁 ?

 

 

一时之间 ,我觉得有些混乱了”

 

 

虽然师父没说  ,但是我感受师父这时分沉重了很多 ,一路上无话  ,师父似乎在想少许事是你把董郎藏起来了

 

 

“师父  ,现在应该怎么办  ?要把这个坟头里面的东西都收了吗  ?”

 

 

“若是能收这些冤魂 ,送他们去超度  ,我早都着手了

 

 

地上的只剩下一半的头颅 ,依旧发出声响

 

 

视线渐渐亮了起来  ,有一丝丝的光线发现在我的眼前  ,内心恐惧开始逐步的散失

 

 

“灵宝天尊  ,安慰身形

 

 

师父冷哼一声 ,道:“冥顽不灵  !那我就让你魂飞湮灭  !”

 

 

说罢  ,师父双手掐诀  ,十指兰花 ,变化莫测  ,咒语颂出  ,身上道袍无风自动

“不过  ,这个幻像倒是给我少许提示  ,小悦  ,你在幻像里看到了什么 ?”

 

 

我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数家珍的报告师父

 

 

此时此刻 ,我的心跳动的无比的快  ,未知的恐惧感牢牢的包裹着我

 

 

“散失了  ,连气息都散失了 ,幕后之人性行极高  ,精通各种术法 ,修为和我并驾齐驱  ,若是遇到了  ,鹿死谁死 ,犹未可知

 

 

阿红朝着我这边缓缓飘了过来  ,美眸生辉  ,朱唇轻启

 

 

师父道:“那里怨气填塞 ,公然有蹊跷  ,既然走尸是在这里散失的 ,那便一道以前看

 

 

那光亮越来越近  ,我内心欢喜无比

顾清隋御小说

 

 

溘然之间  ,阿红的面庞在我的脑海中一晃而过 ,头皮一阵发麻

 

 

这大概即是传言中说的……冥婚部队

 

 

只见其中一个鬼轿夫掀开了轿门帘一角 ,里面伸出一只五指涂着血色蔻丹的手

 

 

只见路灯不远处的三岔路口上  ,诡秘地发现了一个花轿

 

 

那花轿有八个人在抬着  ,抬花轿的八个男子身穿血色的衣裳  ,扎着发髻  ,个个眼神空洞无神 ,且面色灰土  ,没有任何的血色 ,胸前写着一个大大的“冥”字

 

 

黑色稠密物和白色的脑浆夹杂在一起  ,蛆虫簇拥而上 ,疯狂地吸取着脑浆

 

 

花轿的两旁  ,有两个人一左一右举着牌子  ,那牌子同样是写着一个“冥”字

 

 

你在哪里

 

 

只是我现在却没有心理去想这些”

 

 

就在师父说完这句话的时分  ,我的手溘然一轻  ,师父就这样散失不见

 

 

就在此时

 

 

“我的董郎呢  ?我的董郎呢  ?我在这里等你回归呢……等你回归啊……”

 

 

阿红滚动着已经腐烂的头 ,双眼溘然瞄准了我 ,阴阴一笑  ,道:“这位姑娘……你有看到我家董郎吗  ?他生的唇红齿白 ,面如冠玉……”

 

 

“我……没  ,没瞥见

 

 

拍着皮球 ,我往路灯下走门生灵魂  ,五脏玄冥

 

 

“董郎……我的董郎 ,九娘等你等的好苦啊 ,我的郎君  ,你到底在哪里  ,九娘穿戴红嫁衣等你呢……”

 

 

阿红一边哭着  ,一边把玩着自己乌黑的头发  ,又摸了摸自己的面庞

 

 

一想到师父的本领 ,我心里也心安了少许 ,放松了身子  ,跟着师父  ,踏着小碎步走着

 

 

等我及笄日  ,意等十里红

 

 

原来 ,那光亮是一盏路灯发出来的  ,我分解  ,是我们家厕所旁边的路灯  ,小时分爷爷晓得我半夜如厕的时分怕黑 ,特意在厕所旁边的路口装了一个小路灯

 

 

然后 ,那鬼新娘探出了头  ,穿戴血色鸳鸯戏水绣花鞋缓缓的飘了出来

 

 

我此刻忍不住想要叫出来  ,但是却不敢叫出声  ,冒死捂着自己的嘴巴 ,憋得满脸通红  ,看着那浩浩荡荡的冥婚部队  ,牙齿都在上下颤抖  ,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盯上了

 

 

我定睛一看  ,是一只皮球 ,血色的皮球

 

 

“这个茔苑的碑连续都是这样  ,没有刻字  ,也从来没有人来这里祭拜  ,因此村里人才说这里是烧毁的茔苑  ,只不过很邪门  ,曾经妊妇路过这个坟头 ,后来莫名就肚子痛 ,难产死了  ,村里老一辈人说是被鬼投胎了

 

 

无边的黑暗向我袭来

 

 

呼吸困难  ,感受整个世界都天昏地暗”

 

 

师父一边道  ,一边看向远处  ,视线盯着一棵大树”

 

 

“那师父  ,我们是什么门派 ?”师父虽然是认了  ,但是认了这些天  ,我还不晓得师父是哪门哪派的 ,其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认了

 

 

师父笑着  ,牵着我的手往坟头处正面走去  ,一边道:“晓得道教吗  ?”

 

 

“晓得

 

 

为什么我觉得那个鬼新娘  ,那么的熟悉

 

 

待我循环时  ,不见君踪影

 

 

满床的血……

 

 

我再也忍不住 ,放声尖叫出来  ,立即把头颅扔到地上 ,摔得稀巴烂

 

 

没有花轿  ,没有冥婚部队  ,也没有鬼轿夫

 

 

“怎么了师父  ?”

 

 

师父叹息一声  ,眼眸中闪过一道幽光 ,道:“没事  ,夜深了  ,且归吧

 

 

若吾未嫁汝  ,愿侯三生石”师父道:“幕后之人早就料到我们会这般做 ,已经下了一道禁咒在这坟头里  ,我们若是再贸然着手 ,只怕会再次中了其余邪术

 

 

孤零零的

 

 

师父  !

 

 

我连续叫了几声  ,静悄悄的一片 ,连鱼虫呢喃的声响都没有了  ,没有任何的声响回应我

 

 

茫茫黄泉路  ,生死难相见

 

 

“我要掐死你 ,我要掐死你 !”

 

 

“你快点还我的董郎 !”

“我还要嫁给他  !”

 

 

“他一定会回归娶我的  !一定  !”

 

 

我冒死摇着头  ,看着恐怖无比的无头女尸  ,双腿悬在空中不断的蹬腿  ,想要挣扎  ,却挣扎不开

 

 

“孽畜胆敢!”

 

 

一道灰色的身影及时的发现  ,一个挥剑拦住了无头女尸  ,一个横扫  ,又将之打飞了出去

 

 

我一回身  ,黑漆漆的一片  ,伸手不见十指

 

 

我正好好的躺在路灯之下

 

 

我一回身  ,才发现  ,身后依旧是一座孤零零的坟头 ,但是隐约可见 ,墓碑之前飘散着几缕似有若无的黑气  ,许是师父常提起的怨气

就在我们快走到坟头处的时分 ,师父却停下了脚步  ,赶忙从怀里取出了一块类似玉石之类的东西 ,二话不说就套在我的脖子上

 

 

好美”

 

 

师父点点头  ,伸手摸了摸了墓碑  ,然后又立马缩回归  ,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道:“这下面埋葬了无数的冤魂  ,怪不得这里怨气冲天  ,而且行人容易撞邪  ,只是……幕后之人  ,打这些冤魂的主意做什么

 

 

突然之间 ,我好像被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也怪我马虎了

 

 

直到我脑筋缺氧

 

 

师父摸了摸我的头 ,道:“莫怕  ,有我在  ,你难道不相信师父的本领  ?”

 

 

说着  ,牵着我往坟头那便走

 

 

只不过这小曲儿在这静谧的夜中  ,显得分外的诡秘和渗人

 

 

下一刻  ,双眼也啪嗒一声 ,掉了下来 ,整个头部  ,只剩下了血洞穴和爬来爬去的蛆虫“你居然没看到我的董郎  ?不……不  ,一定是你

 

 

奈何我退一步  ,阿红就飘前一步  ,压根不打算放过我

 

 

犹记得  ,小时分爷爷给我买过一个皮球  ,即是血色的  ,只不过因为和王哥争抢打闹的时分 ,把皮球给踢破了

 

 

被桃木剑击飞的女尸锲而不舍 ,再次从地上爬起  ,朝着师父扑了上去

 

 

远远地 ,我这边都能够闻到一股反胃的恶臭……

 

 

夜风阴阴吹过  ,吹起了血色的牡丹嫁衣 ,女人缓缓得伸出了她的手  ,只见她十指尖锐狭长  ,上面涂满了血色蔻丹 ,一手捏着血色的喜帕子 ,随风飘荡 ,另一只手则向我招了招……

 

 

似有若无的  ,我耳边反反复复地回响着一句话:

 

 

还我头来  ,还我头来  ,还我头来……

 

 

我不能自已的叫了一声 ,吓得瑟瑟股栗  ,拔腿就跑  ,但是周围黑漆漆的一片  ,我逃无可逃  ,那声响却连续追着我  ,连续连续重叠那句话:还我的头来……

 

 

惊惶万分中  ,我再也管不了其余  ,一边没命的跑  ,一边死死的抱着皮球

 

 

一睁开眼  ,昏黄的灯光分外醒目”

 

 

“那我们就只能这般坐以待毙了  ?”

 

 

师父摸着我的后脑勺  ,道:“我们在明处  ,敌人在暗处 ,我们做什么他都晓得  ,但是他做什么  ,我们却不得而知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敌不动我们也不动  ,且先看看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们也能顺瓜摸藤的找到线索”

 

 

听师父这般说  ,我心里一下子就揪紧了起来青龙白虎  ,对仗纷纭;朱雀玄武  ,侍卫我真

 

 

“亦真亦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 ,挂在脖子上的阴阳血兰玉突然发出了一阵醒目的光芒

 

 

但是那一阵阵笑声  ,却依旧回响在这个朦胧的夜色之中……

 

 

我只觉得我的世界一阵天旋地转 ,脑袋一沉  ,整个人向后倒去

 

 

女尸立即松开了手 ,被光芒弹飞出去  ,发出了一声惨叫

 

 

借着风吹起帘子的那一刻  ,我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媚眼如丝  ,柳眉黛色  ,一双凤眸勾魂摄魄  ,瑶鼻如玉  ,朱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不过是一瞬间  ,便是惊鸿一瞥 ,妖冶无极 ,祸水天下

 

 

什么都看不着了

顾清隋御小说

 

 

我心里又开始揪着起来 ,紧了紧怀中的皮球  ,瞪大了眼睛  ,借着路灯昏黄的灯光  ,看清了那人……

 

 

准确的说  ,那是一具没有头的尸体  ,发白腐烂的脖子处不停地爬出蛆虫……

 

 

那人浑身血色的牡丹图案嫁衣  ,脚下穿戴血色的鸳鸯戏水绣花鞋 ,裸露的两只胳膊青紫  ,似是爬满了尸斑  ,时不时的还有蠢动的蛆虫啃噬着腐烂的肉  ,发出“吧唧吧唧”的细微声

 

 

我张开用有些哑涩的嘴巴  ,叫了几声  ,没人回应我

 

 

前面却突然发现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血色衣服的人

 

 

刹那间  ,只听嘎啦嘎啦几声  ,阿红扭动着头部  ,整个血肉模糊的头颅又准确无误的落在我的怀里……

 

 

下分解的  ,我大叫一声  ,直接双手一抖  ,将怀里的头颅抛了出去  ,头颅在空中落下掉在地上  ,摔得稀巴烂  ,稠密的脑浆飞出 ,和黑血色的血夹杂在一起  ,一群蠢动的蛆虫疯狂涌上  ,吸允着那白红的脑浆……

 

 

啊 !

 

 

我再也承受不住 ,一声尖叫穿云裂石  ,浑身被溅的都是脑浆和血  ,一身的恶臭让我的胃更是翻江倒海……

 

 

但是阿红没了头  ,伸出双手 ,一手捏着红盖头  ,一手朝着我招了招  ,说道:还我的头来  ,我要等董郎回归  ,还我的头来  ,我要嫁给我的董郎……

 

 

一边说着 ,一边步步凑近  ,直到她的单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一把提了起来

 

 

八个轿夫抬着花轿一摇一晃的往前走  ,轿子后  ,跟着锣鼓手和唢呐手  ,他们个个身着统一的血色衣裳  ,不停地吹拉弹奏 ,只是眼神空洞  ,加上面无血色 ,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独特

 

 

“什么  !”阿红听到我的回覆  ,甚是愤怒

 

 

我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普通 ,冒死往那昏黄的光亮点跑去

 

 

我刚才所经历一幕幕真实的场景  ,全都是由幕后之人所施的幻蛊而成 ,可见此人性行深浅”

 

 

许是师父也感受到了坟头的不寻常之处  ,才会将如此重要的东西传给我 ,我握在手心里  ,细细摩挲  ,道:“多谢师父

 

 

但是女尸似乎并不愿罢手  ,立即起家  ,朝着我这边飘了过来”师父笑着  ,道:“我们是道教主门嫡系一派 ,以后你就明白了

 

 

白雾悄无声息的 ,越来越多 ,似乎要将我们困绕

 

 

幕后之人显然有备而来  ,精心筹划一翻  ,要揪出来并不容易

 

 

那只纸鹤似乎有灵性普通  ,师父手一伸出去  ,纸鹤自动落师父的手心之中

 

 

憋满脸的通红  ,直至表情发青  ,青筋凸起  ,两只眼角都溢出了泪水

 

 

眼皮子疲乏的合上

 

 

我瞪大眼 ,只见里面赫然端坐着一个身穿血色牡丹图案嫁衣的新娘子 ,她俏皮地将红盖头揭下 ,暴露了一张倾城绝色的相貌

 

 

听人说  ,深夜的时分走在三岔路口  ,容易撞见鬼新娘的冥婚部队  ,若是遇上了  ,则赶紧要回避  ,否则就回被鬼新娘招去”师父道:“道教之下  ,分为茅山道 ,八卦门  ,降蛊宗和麻衣派

 

 

周围依旧静悄悄的 ,全世界依旧惟有我一个人

 

 

天边溘然一阵雷动  ,电闪雷鸣之间  ,一道天雷滚滚就这么劈了下来”

 

 

“说了多少次了  ,师徒之间不必言谢

 

 

心里如是想着  ,赶忙从地上爬起来

 

 

因为此刻 ,花轿已经停了下来 ,似乎已经晓得了我的存在 ,轿夫将轿子门瞄准了我  ,轻轻压下轿子”师父道:“我们马虎了  ,不小心就中了幕后之人布置下的幻蛊 ,能够让我们发现幻觉  ,幻像由心生  ,幻蛊里的东西  ,和施法者的心绪有所关联 ,谁也不晓得幻像里的东西是真是假  ,但如果不是阴阳血兰玉关键时刻救了你  ,我也可能找不到你  ,大概你就要一辈子活在那个幻像之中了  ,身体则变成酒囊饭袋

 

 

溘然感受自己的手怎么粘粘糊糊的 ,低头一看……

 

 

黑乎乎一片中  ,我隐约的看到  ,怀里抱着的皮球不晓得在什么时分  ,变成了一个人头  ,一个女人的头

 

 

“董郎啊……你是不是等九娘等的发急了  ?你可知 ,九娘我在心里也急  ,期盼能够早日与你双宿双栖……”

 

 

鬼新娘在空中飘荡了几下  ,喃喃自语几句过后 ,又开始咿咿呀呀的唱起小曲儿

 

 

我还没来的及呕吐大概尖叫”

 

 

我们俩人对着坟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分

花轿子在三岔路口停了下来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分

 

 

一阵大风吹过

 

 

我在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师父刚想带我且归  ,远处飞来了一只纸鹤

 

 

但是下一刻  ,那绝美的相貌开始衰老  ,头发变得枯黄  ,脸皮一块块的往地上掉 ,直到血肉模糊  ,渐渐的  ,无数密密麻麻的蛆虫爬了出来 ,伸张到她的全身 ,疯狂的撕咬着  ,吸取着  ,蠢动着……

 

 

我猛地心里一阵反胃 ,想要呕吐却呕不出东西来”

 

 

不知为什么  ,此刻我的内心极度不安 ,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 ,似乎直觉在提醒我  ,不要去那里  ,千万不要去

 

 

师父听后  ,紧皱的眉头终究舒张了开来  ,显然是有些端倪了  ,但又不是十分断定  ,暗暗摇了摇头雷霆万伏  ,助我驱魔  ,仓促如律令  !五雷咒  ,疾  !”

 

 

咒语毕  ,师父手势一收  ,一手捞起了我  ,带着往远处跑着  ,压低了身子

 

 

但是下一刻  ,仔细一想 ,猛地觉得不对劲

 

 

“你说的坟头 ,便是那个 ?”

 

 

我点点头

 

 

这时  ,一阵锣鼓声溘然悠悠地传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滴滴答答的唢呐声 ,喇叭声……

 

 

我心里一喜  ,是不是有人路过这里

 

 

围着那路灯顺时针绕了三圈  ,又逆时针绕了三圈  ,然后连续往前走……

 

 

就在这时”

 

 

虽然对师父的话还不是很能理解  ,但是以当前的情况来说  ,确凿只能如此

 

 

无边的黑暗和恐惧侵蚀了我

 

 

只剩下我一个人  ,独立在这个空间里

 

 

“怎么了师父  ?”我问”

 

 

”道教之下也是分门分派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我们且归吧

 

 

阿红生前就稀饭对着镜子画着红妆  ,村里的男子偶然候也会存心路过我家门前  ,目的即是为了看阿红一眼  ,不得不认可 ,阿红真的长得很漂亮  ,起码是我当前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我道:“那我们是茅山道一派吗 ?”

 

 

“不是”师父喃喃道:“很明显即是幕后之人算计好的  ,好一个请君入瓮

 

 

师父”

 

 

“不……”我立马扯着师父的衣角  ,摇头道:“不要去  ,我觉得欠好

 

 

周围全部的全部都散失了

 

 

此刻看到这个皮球  ,我分外觉得亲切  ,也没多想什么 ,就将之抱在了怀里

 

 

天上依旧挂着一轮残月

 

 

撩起了花轿的窗帘子  ,里面的人一览无余

 

 

“师父 ,刚才的全部都是假的  ?”

 

 

我想起方才的情景 ,还是有些心悸的  ,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  ,差点就醒不来了

 

 

“这家传的阴阳血兰玉 ,我现在教授给你了 ,虽然你还没修为  ,驾驭不了这块玉  ,但是能护你一时的周全

 

 

就在这时分  ,远处滚动而来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一蹦一跳的  ,连续滚跳到我的脚边

顾清隋御小说

 

 

只见夜色下 ,坟头的墓碑一片空白  ,没有任何的字

 

 

坟头散失不见一定是这样的……”

 

 

看着她步步凑近 ,脸上的死皮和蛆虫不断的掉在我的身上

 

 

我打量着这块玉  ,像是太极的图案一样 ,一黑一白两条鱼环抱在一起  ,各占一半 ,看起来极为的有灵性

 

 

那个新娘子 ,有疑问

 

 

无头女尸天然是无法抵挡  ,躲不开这道雷  ,刹那间就被劈中  ,直接变成了一堆焦炭

少焉后  ,师父才睁开了双眼 ,但是眉头却连续紧促着

 

 

现在一想到 ,我心里顿时一暖

 

 

看到这里  ,我算是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顾清隋御小说

 

 

听着师父的话  ,我心里一阵发凉  ,后怕  ,恐惧  ,填塞了全身

 

 

师父这才发现这白雾有蹊跷  ,赶忙拉紧我的手  ,道:“小悦  ,你刚才的预料是对的 ,我们不该来这里的  ,中计了”我抖索了一下身子 ,吓得连连后退几步

 

 

那样就能够带我出去了

 

 

况且多番打斗  ,师父的脸上有些苍白 ,也许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看着那人  ,我心里顿时无比心安  ,高声叫道:“师父  !”

 

 

“小悦 ,是为师欠好 ,来晚了 !”师父满是歉意的说着 ,快速打量了我一下  ,见我没什么大碍  ,才放下心来摒挡女尸

 

 

 

大树散失不见

 

 

合法我们两个人交谈的时分  ,已经走到了坟头之前

 

 

血肉模糊、爬满了蛆虫的腐烂头 ,那惨不忍睹的一张脸 ,此刻竟正对着我挽起了一抹诡秘的笑容……

 

 

而这一抹笑 ,我无比的熟悉  ,正是阿红的笑……

 

 

那个死在床上的阿红

 

 

大树下有个坟头  ,坟头周围光秃秃的 ,寸草不生

 

 

师父将纸鹤摊开  ,上面全是少许我看不懂的符文咒语  ,也有少许艰涩难懂的古文